<rt id="58dkq"><optgroup id="58dkq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58dkq"><nav id="58dkq"></nav></rt>
  • <tt id="58dkq"></tt>
  • <tt id="58dkq"><noscript id="58dkq"></noscript></tt>
    1. <tt id="58dkq"></tt>

      阿里成為全球首個交易額超過1萬億美元的數字商業平臺

      • 作者:
      • 來源:
      • 2020-05-25 17:25:10

      1萬億美元,2020財年財報中的GMV刷屏,阿里成為全球首個交易額超過1萬億美元的數字商業平臺。 “另一邊”,阿里云財年收入破400億元人民幣,比上一年度增長62%,這意味著阿里云打破了“大體量下增速必然下滑”的云計算行業魔咒...

      1萬億美元,2020財年財報中的GMV刷屏,阿里成為全球首個交易額超過1萬億美元的數字商業平臺。

      “另一邊”,阿里云財年收入破400億元人民幣,比上一年度增長62%,這意味著阿里云打破了“大體量下增速必然下滑”的云計算行業魔咒。而阿里云估值已經順勢上漲到了770億美元——這已經倍數于很多以技術為核心的企業整體。

      就在一個月前,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公布了投資規模擴大計劃,宣稱“未來3年再投2000億,用來搞新技術、新基建。”這些投資將用于云操作系統、服務器、芯片、網絡等重大核心技術研發攻堅和面向未來的數據中心建設。

      在已有全球21個區域上百個數據中心、飛天操作系統管理規模超百萬臺服務器的情況下,未來阿里云可能要沖刺全球最大的云基礎設施。

      毫無疑問,阿里的科技戰略已經開花結果,躋身世界頂級高科技公司。

      舊時都說百度強于技術、騰訊強于產品、阿里強于運營,現在舊的標簽不用撕下來,但阿里又獲得了另一個“科技公司”的標簽,這是阿里的B面,也是另一個阿里。

      一、種因得果,“技術專注力”造就“科技公司”阿里?

      在宣布2000億投資計劃時,張建鋒說“我們已經堅持投了11年”,現在還要加大投入。

      過去10年左右的時間,移動互聯網滄桑巨變,技術創新不斷。回過頭來看,一向有著濃厚“商業”印記,較少被人往技術上靠的阿里,可能才是最有“技術專注力”的那個。

      不妨從這么多年,業界出現的三類對待技術的主要態度說起。

      1、“目的派”:先有商業化功利性目的,再有技術的各種配套發展

      這類企業的最大特征是以技術立身,在殘酷的商業化競爭中,試圖通過技術來獲得商業化競爭優質,并增加博得移動互聯網一席之地的機會。

      正因為如此,它們往往是先有商業化的功利性的目的,然后在此基礎上配套各種技術布局,技術的發展是倒推的過程。例如,盯住了自動駕駛市場的廣袤前景,才大力發展自動駕駛技術;看到了語音技術的市場潛力價值(軟件/硬件/入口),就投入資源將智能語音技術做起來。

      這使得這類企業往往一邊做場景應用,一邊打技術基礎,二者相互協同前行,再加上技術底子,在外界表現出強烈的技術標簽。

      2、“結果派”:技術的應用是技術自然發展的結果

      這類企業的種種技術雖然最終也在廣泛的商業化案例中落地,但由于企業本身在較長一段時間內,并不以技術立身,或者說,不靠技術吃飯,這些應用落地,只是長期以來技術發展的必然結果,如果種了一棵果樹,長到一定程度自然就結果了。

      阿里是這方面的典型。

      一個經典而常見于互聯網的事件是,當年阿里云剛剛起步時飽受內外部非議,但阿里決策層堅定投入云的核心技術和基礎設施建設,馬云說“我每年給阿里云投10個億,投個十年,做不出來再說。”

      技術不需要那么強烈地與商業價值捆綁,至少短期內企業不指望這些技術活著,這使得阿里的技術發展呈現一層一層打牢技術基礎的過程,先有基礎體系再結出一個個果實,而不是有了果實去找樹。所以,很長一段時間內,阿里具備技術的實際卻缺乏技術的標簽,這也導致一旦阿里往外展現一系列技術的成果時,就證明背后的技術體系已經十分穩固和成熟。

      3、“外掛派”:技術并非主要賽道,而是“配置”倒逼

      這類企業對技術沒有強烈的興趣,但深知互聯網產品、商業模式的創新都離不開技術的支撐,因而在有需要的時候就進行配套研發。

      最典型的是騰訊,產品方面的強大能力讓騰訊一直不算是個技術派,可能也沒有體系化的技術基礎建設——事實上,到目前為止,騰訊內部負責創新技術的各個部門還存在某種割裂,例如AI方面微信就幾乎自成一派,甚至與集團其他技術研發有重疊之處。

      當然,產品上的巨大成功、賽馬機制帶來的現實價值,讓騰訊此類做法也無可厚非。

      總得看來,在PC互聯網轉移動互聯網這十數年來,“最商業”的阿里可能才是最具備技術專注力的平臺,“科技公司”成為水到渠成的結果。

      公開信息顯示,阿里的已經擁有6萬名科學家和工程師,其中數十位科學家獲得院士、頂級協會Fellow、杰出科學家等榮譽。

      Canalys數據顯示,截止2019年第四季度,阿里云在中國市場排名第一,市場份額環比上漲至46.4%,另據Gartner和IDC數據,阿里云在全球市場排名前三,增速高于亞馬遜和微軟,從此次財報來看,這種增速優勢將仍然保持。

      2020年初的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,阿里云被授予國家技術發明獎、國家科技進步獎兩大獎項,這是互聯網公司首次同時獲評兩大獎項,其標志著民營企業開始成為建設創新型國家的新“引擎”,阿里十年技術戰略進入收獲期,“科技公司”徹底坐實。


      二、從“科技公司”視野看阿里技術,有哪些不同?

      如果以“科技公司”,而不是零散的、只是把技術當作附庸的視野看阿里,就會發現,阿里的技術已經在過去10年潛移默化建立了完整、立體且深度的體系,說是“另一個阿里”并不為過。

      1、宏觀布局上,不僅有大樹,還有繁茂的枝干

      要論所謂的“宏觀布局”,其實很多企業的官方介紹中,往往都包括云計算、AI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5G等一系列熱門技術,每個門類下都會有看起來很亮眼的創新或者優勢。

      這像是一種“應有盡有”——既然是時代趨勢,自己怎么著也要湊起來,實際往往只是裝飾一下門面,挖一些技術人員建個框架就說自己有了這個能力,典型的如后進電商平臺,其技術布局大抵如此。

      但是,“結果派”阿里一層一層摞起技術基礎的過程,使其在技術宏觀布局上,不僅有全面布局的大樹,也有繁茂而非裝飾的枝干。

      在“大樹”層面,近兩年,阿里巴巴以云計算為中心,先后成立達摩院、平頭哥等研究團隊,在云計算、數據庫、AI等領域都搶占了全球領先排位,此外在底層芯片、量子計算、區塊鏈、IoT等領域都實現了全面布局。

      在“枝干”層面,阿里幾乎每一個細分領域都有深度的積淀。例如,在如火如荼的AI領域,其擁有包括AI芯片、AI云服務、AI算法、AI平臺、產業AI等在內的完善人工智能布局;在更細節的層面,截至2019年9月,阿里AI調用規模已超每天1萬億次,服務全球10億人,日處理圖像10億張、視頻120萬小時、語音55萬小時及自然語言5千億句。

      2、技術跨度上,既有一線消費級技術應用,也有頂尖技術對壘

      從技術的跨度看,阿里囊括了從消費級技術應用到頂尖前沿技術不同層次的布局,從基礎研究到現實應用幾乎沒有偏廢。

      在底層硬件方面,平頭哥RISC-V處理器玄鐵910、一站式芯片設計SoC平臺無劍、AI推理芯片含光800均處在世界前列,此外阿里還在服務器硬件方面有諸多突破;

      在云操作系統方面,阿里建成中國唯一自研云操作系統飛天,配套了神龍服務器、數據庫、交換機、交換機操作系統等一系列自研技術,作為全球集群規模最大的大數據計算平臺,飛天被應用到“最多跑一次”、城市大腦等場景中;

      在大眾最直接感知的消費級應用方面,基于智能語音技術廣泛滲透市場和場景的天貓精靈,來源于圖像識別技術給網絡購物帶來極大便利的拍立淘……這些都是消費級市場的典型技術應用;

      甚至,在尖端基礎科學技術方面,2018年達摩院量子實驗室研制出的量子電路模擬器——“太章”被美國連線雜志稱作有望打破谷歌提出的“量子霸權”的有力產品,雖然基礎科學與商業應用隔得比較遠,在達摩院研發比例也不算高,但阿里亦沒有放棄為未來做準備。

      3、場景應用上,“創造問題”式場景應用形成深度解決方案體系

      對于技術與場景應用的關系,在阿里有一個公認的演變過程:從技術支持商業,到技術融入商業,再到技術改造商業,直到技術驅動商業。

      技術驅動商業,在阿里,呈現一種技術與商業的特殊關系:不是像其他企業的普遍做法那樣,商業有問題找技術進行優化,而是技術主動去發現商業中的問題、痛點和值得改進之處進行優化。

      技術與商業的地位是對等的,這種“創造問題”式場景應用,讓阿里不斷形成更有深度的解決方案體系。

      例如,菜鳥智能物流骨干網幾乎就是一個完全由技術驅動形成的平臺,智能供應鏈和無人倉技術提供無人倉群、全球最大的倉儲系統和智慧供應鏈,大快遞技術提供電子面單、智能分單、智能路由、智慧天眼等提升快遞效率和質量,此外,還有通過智能算法為消費者提供寄件服務的菜鳥裹裹,能夠實現全程無人化操作、秒級取走快遞的菜鳥驛站,甚至快速無人車也已經在積極準備量產。

      在技術驅動下,阿里幾乎一次性打穿了所有跟物流場景有關的場景應用。

      4、企業應對力上,技術讓阿里經濟體不僅有體量更有靈活度

      深耕技術的另一個好處,是讓阿里擁有對外界需求的快速應對能力(當然,這需要組織能力的配合),使得阿里能夠走出“有體量則缺乏靈活度”的互聯網普遍規律。

      對比另一家巨頭,這也使得阿里沒有所謂企業基因論的桎梏,不論是To C、To B、To G,共通的技術基底讓阿里具備十足的業務彈性。

      這在疫情期間表現得尤為明顯。公開數據顯示,短短幾個月內,全國28個省市與阿里云合作建設數字防疫系統,健康碼在200多個城市上線,在阿里云的支撐下,1.8億學生在家上課、2億上班族在家辦公。

      數字技術極大提升了防疫效率,保障了社會經濟正常運轉,是阿里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融合的體現,但換個角度看,如果這種需要不是來自疫情防控的公益需求,而是來自“客戶”的新型需求,阿里同樣有能力快速滿足。


      三、“科技公司”究竟給阿里帶來了什么?

      脫離具體的技術實踐,從更宏觀層面來看,“科技公司”標簽還給阿里帶來了兩個層面的深度價值。

      1、對內,不是弱化而是強化了“運營”標簽

      2019年雙11前,阿里巴巴已經實現核心系統100%上云,成為全球首個將核心交易系統100%運行在公共云上的大型互聯網公司,同為云計算巨頭,亞馬遜、微軟、Google等都尚未邁出這一步。

      54.4萬筆/秒的訂單創建峰值被阿里云公共云扛下來,技術對阿里商業價值的創造,貢獻越來越大。

      隨著技術在阿里經濟體的全面滲透,可以說,萬億GMV的實現,是阿里“商業帝國”+“科技公司”AB面的共同作用。現在,阿里的“科技公司”屬性越來越濃厚,并沒有弱化阿里一直以來的“運營”標簽,反而在強化阿里的運營能力和創造商業價值、社會價值的能力。

      2、對外,新基建洪流下阿里拿到頭等艙船票

      基礎芯片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被新基建劃了重點,而阿里10年的技術儲備已經自然而然在這些領域形成了積淀,“科技公司”的一面在當下集中顯露,也幫助阿里拿下了新基建的船票,還是頭等艙。


      事實上,阿里技術推動的新型基礎設施改造早已開始,在杭州“成名”的城市大腦已推廣至全球23個城市已經引入城市大腦;在工業領域,阿里的技術幫助制造企業尋找上千個參數的最優搭配,已經在為中國制造良品率提升貢獻力量。

      從數字政務來看,浙江最多跑一次打通100個事項70多億條數據,成為數字化政務范本。當前阿里云已經形成“一云+兩端+兩中臺+N智能應用”的新型數字政務服務模型,阿里巴巴和30個省、直轄市、自治區達成了合作,覆蓋全國442個城市,涵蓋1000多項服務,累計服務9億人次……

      而這些,就是“新基建”。

      結語

      阿里商業上的巨大成功離不開技術的加持,而技術本身也已經構成了另一個“科技公司”阿里。

      作為可能唯一擁有商業和技術兩類標簽的互聯網巨頭,阿里既實現了主體電商、本地生活業務獨占鰲頭,也沒有錯失時代大潮下的機會,這一切,只能來自過去數十年的未雨綢繆——經歷先隱忍、后低調、再露出的10年,阿里完成了兩套相互獨立又處處協同的體系的構建,A面是阿里,B面亦是阿里。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,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,也不承認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果您發現本社區中有涉嫌抄襲的內容,請發送郵件至:operations@xinnet.com進行舉報,并提供相關證據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

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免費咨詢獲取折扣
     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爱网